奥博APP-欢迎您

                                                        来源:奥博APP-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1 18:06:52

                                                        如果瑞幸对于纳斯达克听证会的决定不满,可以在15日内向纳斯达克交易所上诉和复审办公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或者美国联邦法院提起上诉。

                                                        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纳斯达克交易所宣布计划于美国东部时间5月20日上午7点(北京时间20日19:00)复牌该公司交易。

                                                        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瑞幸于5月19日发布的新闻稿称已于15日收到了SEC书面摘牌通知。

                                                        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区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要求,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职责所在,也是关乎全体香港居民的切身利益。鉴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面临的国家安全局势日趋严峻,而特区行政立法机关难以在一段可见时间内自行完成维护国家安全有关的立法,特区政府支持全国人大审议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

                                                        美国华人律师刘龙珠告诉红星新闻,瑞幸摘牌几乎已成为定局。他已代表股民对瑞幸咖啡、公司高管以及摩根士丹利等相关投资银行提起了集体诉讼要求索赔。

                                                        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是无可置疑的。对世界上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安全立法都属于国家立法权力。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决定具有最高权威和法律效力。《决定》完善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宪法和《基本法》有关国家安全的制度和机制;《决定》没有修改《基本法》,也没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宪制责任和法律义务。换句话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有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立法责任。

                                                        有分析认为,瑞幸有可能将责任推给COO刘剑一人,而公司只承担虚假陈述与忽略重大事实的后果。在刘龙珠律师看来,这是彻底不可行的。美国上市公司高管因造假坐牢的前车之鉴太多,“弃卒保帅”是不可能的。目前调查的关键正是瑞幸独立特别委员会调查自曝首席运营官的不当行为,董事长、总裁等关键高层人物是否知情,甚至是否存在包庇行为。

                                                        刘龙珠指出,即便是瑞幸摘牌退市,集体诉讼很可能将继续进行,因为退市不影响诉讼。从历史案例来看,针对证券欺诈的起诉最终大部分都会走向和解。大规模和解一直是证券集体诉讼一个有利可图的领域,美国历史上最高的集体诉讼和解金额分别是美国安然公司(71.4亿美元)、世通公司(61亿美元)和泰科国际(32亿美元)。

                                                        理论经济学博士后刘安此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

                                                        集体诉讼为何涉及多家知名投资机构?